<var id="rhbhp"><dl id="rhbhp"></dl></var>
<cite id="rhbhp"><video id="rhbhp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rhbhp"></menuitem><cite id="rhbhp"><video id="rhbhp"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rhbhp"><video id="rhbhp"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rhbhp"></var>
<var id="rhbhp"><strike id="rhbhp"><listing id="rhbhp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hbhp"></var>
小說首頁 > 啊轻一点别伤到肚子里的孩子 > 第0522章 啊轻一点别伤到肚子里的孩子

第0522章 啊轻一点别伤到肚子里的孩子

  出生日期:1984年12月12日

  我請教過不少高人,以講別人故事的方式尋求答案。他們說的道理很多,但都解決不了我的實際問題。其中,一位智者對我的訴說理解得很深透。她是這樣說的:在那種突發性災難之后,夫妻雙方不必說對說錯,也不必思對思錯,因為那根本就不在對錯的范疇,那只是生命極限邊緣的兩種選擇,都對,也都錯。丟掉生命作無效保護,保住生命而后求補償,各有所得,各有所失。已經選擇了后者,就大可不必分手,除去雙方心理的病痛與障礙只有一個辦法:不必把那三個歹徒當人,當成洪水猛獸好了。那么,這件事就成了自然天災;在不可抗力因素下的天災,夫妻無力自保也無力互救,誰也無權責怨誰;好在災難過去了,雙方都還活著,這就是最好的結果。此刻,兩人都需要提高一下自身的心理應激素質,即突發性災難后對異常暴力乃至對生命個體的再認識能力,天災魔獸終歸無情,妻子沒錯,丈夫也沒錯,彼此應該更加相惜相愛才是;走出“生理所失”的那種人類性意識大誤區,就不難做到不再相互猜忌和計較

  畢業以后,我在一家地產公司的企劃部擔任了企劃助理,也認識了我的第二任男友蘇偉。他在我們隔壁的廣告部工作,是個業務助理,個子很高,長得又帥氣,公司里的很多女孩、包括一些媽媽級的女子都對他評價不錯。

黑人30厘米全进去视频